只要我喜歡

不要醉酒,酒能使人放蕩;乃要被聖靈充滿。 (以弗所書 5:18)

文章精選

作者:白培英

本文的標題是一句廣告詞的上半句。這句廣告詞是: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!」

工商業社會的特徵之一,是廣告特別多。報章雜誌、廣播電視、牆壁車體,甚至田野上搭的看板,空中飄浮的氣球,無處沒有廣告。這些廣告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地向人強迫灌輸觀念,企圖對人的思想行為產生潛移默化的效果,要人跟著廣告走。因此,看廣告者不能不慎,要在腦子裡裝一個緻密的濾網,有益的廣告讓它通過,可以增加有用的資訊、強化正確的信念;無益的廣告則予拒斥,免得被其誤導、受其污染。

以電視媒體來說,一則好的商業廣告,可以使人有視覺上的美感、有聽覺上的愉悅;而最要緊的是所用的詞句,在宣傳其商品之餘,能同時傳達積極的意念,激發人潛在的美德。舉例來說,有一則大家都耳熟能詳的話,「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」,便是一則滿不錯的廣告詞。在這個逐漸陷於自私和冷漠的社會裡,它能挑起人內心深處「已衣衣人、已食食人」的情懷。當觀眾肯定這樣的美德時,便可能一併肯定了他們所欲推銷的商品。這一句聽來悅耳的話,既在挽回世道人心,又能達到廣告效果,是一則不可多得的佳作。

有的廣告詞雖也頗具創意,但卻可能引起不良的效應,也許是設計者始料所及。本文開頭的那句廣告詞便是一例。乍看之下,我喜歡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,原是天經地義,有什麼不可以?但是認真想一想,我喜歡的事,我真的就可以去做嗎?我喜歡公園的鮮花,我能任意去摘取嗎?我喜歡鄰舍的小狗,我能任意去牽來嗎?

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」這個命題,只在不影響他人、不妨礙公益的情形下為真。比方說,吃甜食太多會使人發福,但與他人無關,只要你喜歡,愛吃多少就吃多少;看電視太多會傷眼睛,但既不妨礙公益,只要你喜歡,愛看多久就看多久。儘管如此,如果你的健康不好會成為家人的負擔,如果你的習慣不好會成為子女的壞榜樣,你還是節制點好,一個人那能只為自己活。

這個社會有人指責還不夠自由,但在許多地方已經有太多的自由。檳榔隨地吐、煙蒂到處扔,車子任意停泊、鞭炮隨時點放,公園草坪任意踐踏,噴漆口號隨處塗寫、不申請核准就遊行集會、路人微詞就遭到毆打...,真的是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。」這樣的自由,與羅蘭夫人所說:「自由、自由,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」,也就相去不太遠了。

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」,其實並非自由。我喜歡的事,理性告訴我不能做,我卻無法不做,這不是自由──沒有不做的自由。一個喜歡喝酒的人,明知多飲對身體有害,卻不能拒絕酒香的引誘,不醉無歸,就喝酒來說,他是自由的呢,還是不自由的呢?

新約羅馬書七章保羅曾說:「我所願意的善,我反不作;我所不願的惡,我倒去作…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,把我擄去,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,我真是苦阿…」這不是保羅一個人的嘆息,這是普天下被罪惡綑綁的人的嘆息。當人在享受罪中之樂時,他不是在享受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」的自由;他是在做罪的奴僕,被罪所驅使,做他不想做的事。

耶穌說:「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。」祂就是真理,當祂為世人釘死在十字架上,已經為人類償清了罪債,叫凡信祂的都不再做罪的奴僕。要想得真自由的人,可以到主耶穌面前來。

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」,只不過是一句界定不周延的廣告詞,千萬莫把它當成真理。

本文章由希望森林提供